全球首家“共享书店”来了,这家网红新华书店开启共享模式,和图书馆的区别是……

来源:温州家教  作者:   发表时间:2018-01-21 00:52

从一个十八线外的无名小卒,一路杀到秦国最高将领。

这才是深不见底的阴森――

我们今天知道的是,能够葬送掉一百万生灵的,绝不可能是一个人。

装备精良,资料到位。

(白起)究竟是如何包围四十五万赵军

《杀不死》确实提供了一种如嗑药般,欲罢不能的快感。

仅看的前三集而言,许多戏剧,是为了戏剧而戏剧;

不提主角,提配角。

这身装备就错了。

最终,这对哥们只想借一个女孩的钱包搭讪;钱包在“意外”的情况下被调换了;而被调换的钱包,刚好又藏着从金铺抢来、价值数百万的钻石……

比如哨子这么鸡贼的人,居然会主动暴露自己身怀钻石。

(外面的世界是一个丛林,处处是无序与混乱)

有可能,白起对杀人既不反感也没兴趣。

理论上,如果要“十则围之”,那么秦国莫非需要投入万兵力?

比如林森天真得近乎弱智。

到这张身披盔甲,形如盖世英雄的剧照(对面还是他一直躲的老婆)。

是大胜之后的得意,是杀人成瘾的癫狂,是战功赫赫的自豪,还是冤魂缠绕的惶恐?

《指环王》里刚铎宰相的吞食,和他命令仆人唱歌一样,是在拼命掩饰自己内心的混乱,这也为他后来做出更疯狂的举动埋下了伏笔。

当然,白起远没有那么多手下。

《孙子兵法》如此写道――

平常的背后,是失控。

提着人头、面无表情地站在尸体堆积的山顶上。

查看白起的履历就会发现,他的杀人史,也是一部晋升史。

好在,在前三集过后,慢慢发现,《杀不死》开始上道了——从戏剧性的巧合,过渡到人物内心的深挖掘。

但必须说,这也是《杀不死》绕不过的硬伤。

还是怪太容易相信人的他。

这个人,或许你早有耳闻。

为什么紧要关头,卖给他的绳子,差半截。

在毛贼眼里呢?这就是块肥肉啊(有钱人)。

宁浩的《疯狂的石头》,为什么这么多年仍被津津乐道,甚至连宁浩都无法超越,就在于它呈现了一种夸张但不变形的荒诞。

在秦国的军功制中,奖赏是和人头挂钩的。

看似相同,其实大有不同。

怎么做到的,后人无从得知,只能感叹,真乃神人也。

击败赵军后,白起下令坑杀了四十万人。一生中,他的杀人数接近百万。

刘元给白起安排了一出极为平常的戏――

一生戎马,从无败仗。

他有两个称号,第一个,秦国的“军神”。

换言之,表面上的荒诞,是阴差阳错的巧合。而更深层的荒诞,在于巧合所根植的本土环境。

因为一句“我顶你个肺”深入人心的那个香港杀手,为什么一再失手?

还有那班劫匪,居然放心让两个废柴,单枪匹马去完成一单关键的任务……

用兵之法,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分之。一号站

于是,一伙平民与一伙劫匪搭上线,而劫匪背后,又站着更大的黑手……

梁启超先生曾研究,战国时期,战死的将士总共也就二百万。

他指挥的长平之战是一场围歼战。

他写出了小人物的困境,却没有写出小人物在困境中的挣扎。

绑匪不无感慨地告白,画画怎么挣钱呢,倒不如干票大的吧,赢,或者一无所有。

翡翠近在眼前,却难以够到。

而《杀不死》的荒诞,癫狂过后,少一份密实的推敲。

有人说,这场戏是在模仿《指环王:王者归来》。在那边,刚铎的宰相,把儿子遣往战场送死,自己却在餐桌上狼吞虎咽。

后人们一直有着种种猜测

张嘴就是“先生”、“请”。

然而他还是把赵军给围住了。

但他败就败在太专业。

片中给他做了一张狰狞的画像――

它的反转,更像是命运的玩笑,而不是现实中,无可躲避的难关。

命运的荒诞总归不如现实震撼。

就在40万赵军被坑杀的时候,这个人的内心到底在想什么?

甚至绑匪和他的女人重遇,他问女人为什么放弃了成为纹身师的梦想,女人反过来问他,怎么不继续画画。

成为“军神”的他,自然也就收获了第二个称号――

杀戮,有时会变成家常便饭。

《喋血长平》中的白起吃鸡,你可以理解为一种吞食的残忍、撕裂生命的果断,甚至是庆祝胜仗给自己加餐的鸡腿。

从林森墙上相框挂着的这一句歌词:

说白了,在一个道德失序的世界,你讲道德,恰恰是最危险的事。

在这样一个骇人听闻的数字背后,白起究竟是怎样一个人?

部分背离了现实逻辑。

他继续不知道。

更愿意理解为,平常就是平常。

这些人,不就是中国草根的普通形象。

西装革履,拉风墨镜,本来是电影中职业杀手的标配。

这又招来麻烦。

前者只是上帝掷骰子的随机,而后者,则直言不讳地说,你人生必将踩的屎,终将遇上。

责编:

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© Copyright © 1997-2017 by http://www.wzboxuejj.com all rights reserved